解全球供应难题,即将成为产业风口

2019-09-26 作者:科技视频   |   浏览(116)

路透社消息,空中客车公司将帮助中国建立客舱座椅和机上厨房的生产线,以帮助缓解威胁到全球飞机生产交付的客舱设备短缺问题。 包括空客、波音和庞巴迪在内的飞机制造商一年多来一直受到航空座椅短缺的影响,客舱设备制造商包括法国的卓达宇航集团。 美国的B/E Aerospace,也被美国媒体曝出饱受航空座椅短缺之苦。 这个帮助中国建立航空座椅和机上厨房的计划也是中国总理李克强访法签订的一系列协定中的一项。 空客的高管认为,随着飞机的生产迅速增加,客舱设备供应商的数量显得太少了。 “随着各大制造商的增加,你可以看到制造商都反映了供应不足的问题,因此显然我们需要增加新的供应商。”A330项目负责人Eric Zanin在签字仪式上说。 “我们不能任由两三家在提高产量方面有困难的大型客舱设备制造商摆布。”

为了应对经济和竞争的压力,全球许多航空公司都在升级机上产品,并导致市场对座椅等客舱内饰产品的需求非常旺盛。这使得为数不多的几家客舱内饰供应商的压力陡增,并为一些新成立的小型供应商带来了新的商业机会。

图片 1

客舱“装修”需求旺

近年来,大批新飞机订单和对现有飞机客舱的大修导致市场对客舱内饰产品的需求非常旺盛。数据显示,2010年1月~2016年10月,波音公司的飞机订单增加了78%,达到5612架;空客的订单翻了一番,达6749架。

波音公司预计,到2025年,现役飞机的数量将翻番,达45240架,其中近4万架是新飞机。内饰供应商正忙于装配这些新飞机,而同时,其他一些因素也促使航空公司不断升级现有飞机的内饰。

ICF国际咨询公司航空和MRO副总裁乔纳森·伯杰说,航空公司正在努力与快速扩张的中东、亚洲航企竞争,而中东、亚洲许多航企都能提供更好的机上产品。同时,对高端商务旅客的争夺愈演愈烈,而技术又在飞速发展,再加上油价下跌,航空公司有充足的现金,他们有充分的理由来升级机上产品。

“从历史上来看,航空公司每10年才在飞机大修期间更新一次客舱内饰。如今,情况已经明显地发生变化。与大家每隔几年就换一次智能手机相似,航空公司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他们必须跟上机上产品和技术创新的步伐。”伯杰说。

普华永道物流和运输实务常务董事弗瑞德·克里夫兰指出,席卷美国的“合并热”使得合并后的航空公司机队规模庞大,机上产品却各不相同。例如,在2008年达美航空和美国西北航空合并时,双方分别有飞机约450架、350架。结果是,超大型航空公司要统一并升级自身的机队,为飞机配备轻薄的可平躺式座椅、超级经济舱座椅,更新地毯、侧壁和机上娱乐系统。

图片 2

美国航空(资料图)

美国航空机上产品经理杰伊·曼普斯顿说,美国航空正在移除波音777-200飞机上的头等舱座椅,并增加全平躺式商务舱座椅和高端经济舱座椅。“我们的客舱变得很陈旧,而市场已经发生了变化,两舱布局将成为行业的一大发展趋势”。

此外,美国航空正在为24架波音757飞机配备全平躺式商务舱座椅,为波音777-300ER、波音787、空客A330和空客A350配备高端经济舱座椅。其波音737和空客A320飞机也将进行更新,包括座椅、地毯、机上娱乐系统和电源端口。

其他航空公司也在翻新客舱。例如,卓达宇航正在帮助法国航空翻新空客A330客舱,而伊比利亚航空正在为空客A330和空客A340飞机增加高端经济舱座椅。同样,捷蓝航空已经在许多飞机上增加全平躺式座椅,阿拉斯加航空正在升级波音737飞机的座椅,夏威夷航空正在空客A330飞机上用全平躺式座椅替代传统的商务舱座椅。

主要供应商遇挑战

克里夫兰说,这些订单给内饰供应商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并使得客舱翻新的订单和新飞机内饰的订单相互竞争。同时,供应商正在努力获得新的、更轻的产品设计认证,这为本来已经很紧张的生产进度增加了难度。“他们正在努力同时解决所有的问题,流水线上充满了新的内饰产品。”他说。

伯杰最近在博客上写道:“内饰供应商试图在满足新飞机内饰需求的同时,不断满足航空公司升级老旧飞机客舱内饰的需求。供应链明显不堪重负,而且不能跟上发展的需要。”

旺盛的需求为翻新业务带来了机遇。ICF估计,2015年,翻新业务价值约44亿美元,占价值643亿美元的全球MRO业务的7%。ICF还预计,翻新业务将以年均5.3%的速度增长,到2025年达到74亿美元,或占价值960亿美元MRO业务的8%。

ICF预计,未来10年,作为翻新业务的组成部分,内饰翻新业务每年将增长5.9%。相比之下,其预计,到2025年,发动机和组件MRO业务每年将增长超过4%,而线路维修、机身维修业务每年的增幅分别为3.6%、2.8%。

毫无疑问,翻新业务的提供商将非常繁忙,但激增的需求已经带来了问题。伯杰说:“如果你问任何航空公司或原始设备生产商什么供应商的表现最差,他们的答案是一致的:我们的座椅和客舱内饰供应商。”

曼普斯顿表示,这是一个很小的供应链,卓达宇航和B/EAerospace在客舱内饰领域处于支配地位。“当整个行业都依赖于较小的供应链时,大家都从同一颗树上摘苹果吃,苹果很快就会被摘完的”。2015年,美国航空宣布,由于座椅的延期交付,其更换了卓达宇航作为波音777-200和波音787-9飞机商务舱座椅的供应商。

卓达宇航的生产问题,包括缺少机上厕所,已经延迟了空客A350飞机的交付,并影响了其收入。该公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其在加利福尼亚的一个工厂的质量问题和在蒙特利尔的工厂扩大产量比预期慢造成的。此外,商务舱座椅有角度的布局方式也带来了复杂的认证要求。

卓达宇航声称,该问题已经解决,其还在德国新开了一个生产场地,并雇用新的员工,计划在2017年底实现正常运行。同时,航空公司对卓达宇航仍然很有信心。2016年9月,汉莎航空表示,将在空客A350飞机上配备卓达宇航的座椅。

图片 3

飞机客舱

小型供应商迎商机

飞机制造商已经积极参与进来,着手解决客舱部件的延迟交付问题。空客公司表示:“我们正在与客舱供应商密切合作,以解决这些问题,并将延误时间缩到最短。但是,完全恢复需要花费数月的时间。”

波音公司表示,其已经与座位供应商进行了两年的合作,以解决延迟交付的问题。“波音还增加了一些新的供应商,以增加座椅的全球供应,并为客户提供新的选择”。

这些生产问题为一些小型座椅供应商创造了机会。曼普斯顿说,许多新的小型座椅公司已经出现了。例如,德国座椅生产商Recaro在2015年4月透露,其已经签署了协议为空客A320飞机提供座椅。Recaro表示,近10年来,其已经加大了对生产场地、生产过程和产品的投资力度,而且没有发生过延迟交付的情况。2016年4月,有新闻称,以美国为基地的内饰供应商EnCore旗下新成立的LIFT公司将为波音737Max提供座椅。

另外一家德国座椅制造商ZimFlugsitz最近已经达成了交易,包括与汉莎航空和新加坡航空的合同。以英国为基地的Acro已经为几家航空公司运营的波音和空客飞机提供座椅,包括英国的Jet2,爱尔兰的Wow航空和美国的精神航空、忠实航空和夏威夷航空。Acro商业总监安德鲁·鲍恩说,Acro有能够满足需求的生产设施,其在2014年搬进了一处新的生产设施,并在迈阿密和吉隆坡设立了客户中心。

夏威夷航空还选择了一家小型供应商——以意大利为基地的Optimares,以为空客A330飞机设计新的平躺式座椅。夏威夷航空负责营销的高级副总裁阿维.曼尼斯说,夏威夷航空的目标旅客倾向于是共同出行的家庭或夫妻,而这种座椅几乎没有物理障碍,是夏威夷航空目标旅客的理想选择。他解释说,夏威夷航空选择Optimares,是因为大型供应商的座椅往往颜色暗沉、四四方方的,有很好的私密性,是为了吸引商务旅客而设计的。

2016年4月,以英国为基地的Mirus飞机座椅公司宣布,亚洲航空是其Hawk经济舱座椅的启动用户。该座椅将安装在312架亚航的空客A320系列飞机上。

在初创公司不断寻求市场份额之际,现有的大型内饰供应商在研发新产品的同时从旺盛的需求中受益。例如,卓达宇航正在销售重新设计的头顶行李舱、现代化的IFE产品和其他一些升级产品。同时,B/EAerospace在2016年10月宣布,商用飞机业务强劲的市场表现使其2016年第三季度的净盈利同比2015年增长了75%。

【本文由“航空观察账号”发布,2017年2月12日】

本文由韦德体育发布于科技视频,转载请注明出处:解全球供应难题,即将成为产业风口

关键词: